海上石屋

发布时间:2019年07月26日 11:25    来源:舟山日报
  编者按:
  市委七届七次全会报告提出:“要通过各种形式扩大对外宣传,提高舟山的知名度、吸引力。”
  文艺作品是很好的对外宣传形式,它能给外地人提供一个独特的视角,以独特的魅力去吸引人、感染人、打动人。近年来,市作协及各县区作协组织市内外作家深入舟山基层采风,创作了一大批反映舟山社会风貌、自然生态、人文历史,精致、优美、隽永的文学作品,体现了“讲好舟山故事,展示舟山魅力”的主旨。从今天起,本报“海潮深阅读”专栏将从中陆续精选一批本市作家发表在全国各地订阅量较大的报纸知名副刊和新媒体的作品,以及外地作家创作的篇幅适合报纸刊发的作品,以飨读者。
  嵊泗县黄龙乡峙岙村。(姚凯乐摄)
  屋子用铁青色岩石叠砌而成。在海上,它像一只孤傲的鹰兀立着。它的脚下,是哗哗流淌的潮水,翻卷着白色泡沫,日夜咆哮。
  许多年前,在我还只是听说过石屋的时候,这石屋就曾出现在我的梦境里,以致使我想早一点一睹为快。起初对于石屋的模糊感觉,后来在一次次梦醒时分愈来愈变得清晰。于是,我思念石屋如同怀念久别的友人,一直想去海上追寻它的踪迹。
  那一年去嵊泗,船驶入浩渺的东海洋面,不见岛屿,不见鸟迹,甚至看不到漂浮物,视野里是一派刺目的蔚蓝色。就在这单调得令人恐惧的背景里,陡然间出现了一座低矮的青灰色的石屋,那石屋顶上斜斜地插着的一根锈红色烟囱分外惹人注目。
  渐渐发现,在舟山群岛的许多小岛,这种石屋不难找到,但以黄龙岛最为典型。块石筑成墙壁,长条石錾成房梁、楼板、阶梯、扶手和屋顶檩条,石板雕出石窗、铺成地坪。除了石头,房子几乎没用其他建材,甚至石缝间也不抹水泥石灰。但石屋并不单调,有平屋、楼房,有单体也有四合院。每个村岙,石屋都相依相偎,抱团生存,前后左右的楼房几乎没有间隙,在这一户人家窗口伸出手去,就能点燃另一户人家主人手指间的香烟。
  石屋的存在有一个最简单的理由。在岛上,一条机帆船会令人惊异地被风暴刮到半山腰,码头上几吨重的大型起重机会在台风中被卷进大海,唯有的几间瓦房建在避风的山岙里,原本以为会安然无恙,不料也在一夜风暴中全部坍塌,但石屋却能够在风暴肆虐中纹丝不动。
  从嵊泗归来,我期望能在梦境中再次见到石屋,却再也没能如愿。倒是在白天,在没有梦的日子里,那石屋老是在我眼前闪现。追寻它的美学意味,就觉得石屋有一种原始粗犷的美,似乎是中世纪文化的遗迹;探求它的发源,又感到它是一种生命力的象征,说明在大海里,没有力量的东西是不能够生存的。而使我最感兴趣的则是那一根根锈红色的烟囱,你想,在一片冷色调中陡然出现那么一笔强烈的暖色调,除了意味着对远方的一种召唤,还能有什么?
  曾经在岛上遭遇一场突然而至的风暴。这使我更加感受到了石屋所呈现的岛民生存严酷。风暴席卷整个岛屿时,天地一片混浊,巨浪从岛的这一边冲天而起,掠过岛的上空,挟带起礁石边一条来不及上岸的舢板,在岛的那一边摔得粉碎。石屋,只有石屋,在这场风暴中像一棵将根须深深扎入大地的树,傲然地无所畏惧地挺立着。
  石屋是风暴中渔人生存的堡垒。渔人在长期与风暴的搏斗中创造了石屋,也创造了自己生命的树。对于石屋来说,风暴是它最残酷的敌手,却也是它最亲近的伙伴,假如没有了风暴,石屋的存在也就毫无意义了。
  这些年台风来得少了,岛上有些石屋已经拆掉,变成用钢筋水泥筑起的楼房。这些现代化楼房,坚固依然坚固,敞亮是敞亮了,只是没有像石屋那样具有沧桑感。也有一些没被拆掉的石屋,办起了渔家民宿。夏天的时候,是岛上旅游的最好季节,红男绿女们在石屋小小的窗户里向外探头探脑的时候,是看不到曾经肆虐石屋的风暴的。
  (原载上海《新民晚报》“夜光杯”副刊)
原链接:  
  已推荐|889
标签:
关于舟山网(大海网)| 联系我们| 网站声明| 网站律师| 网站制作|

Copyright ©2019.舟山国际互联网大智彩票开户、舟山网络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 E-mail:web@zhoushan.cn 电话:0580-2828236

大智彩票开户主办单位:中共舟山市委宣传部、舟山日报社、舟山广播电视总台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3120180012 新出网证(浙)字7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AVSP:1110532号

document.wr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