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梦

发布时间:2019年07月26日 11:22    来源:舟山日报
蚂蚁岛人民公社旧址。(陈永建摄)
  扳着手指头数了数,二十三年间,我共去过蚂蚁岛七次。这个东海深处的小岛,和我也算有缘吧。
  1995年,和大妹妹在一个冬日去探望在伯父的冷库里打工的父母是第一次,四次是跟随同事去蚂蚁岛结对扶贫,两次是去采风。如此,和蚂蚁岛,我也能攀个故交了吧?在自问的刹那,蚂蚁梦,这个词就悄然潜至指尖。这前后七次,来回总共有十天的时间在这岛上过,不算短。我且从头说吧。
  1 初相见
  初见蚂蚁岛,五味杂陈。
  近年关,又是大风天,海上浪大,小航船颠簸,客舱里海水的涩、鱼的腥、香烟的呛,让我们的胃和鼻腔都很不安。更不安的是我们的心。妈妈本就体弱,性情又是那种不会为自己说话的,这回随同爸爸到蚂蚁岛,虽是在伯父厂里帮忙烧饭,我们还是怕她身体吃不消,怕她不开心。我和妹妹挨在一起,浪在船板之下涌动,一个半小时的海路是如此漫长。在这种心情之下,我们踏上蚂蚁岛,自然所见皆是灰色:灰色的礁石和海岸,雨中灰色的水泥房子,灰色的街道。见到妈妈以后,看她不仅帮厨烧饭,还穿着防水衣裤进冷库做冰虾盘,不禁对爸爸抱怨起来。其实,那时候也是生活所迫,但我们固执地认为一个丈夫就不该让妻子受苦。抱怨过爸爸之后,又自责,胸腔里满满的,都是怜惜和酸楚。在岛上过了一夜,第二天回的时候,大风还是没歇。码头上没有候船室,我们在码头边一所平房背风处的屋檐下躲雨,妹妹把脸藏在风帽里,面颊和嘴唇都紫了,我大声埋怨她穿得太少。爸妈紧贴着我们站在前面,妄图站成一间遮风避雨的大屋。年关过后,妈妈果然病倒了,住院两个月。我责怪爸爸:谁叫你去蚂蚁岛的啊,妈妈这身子,能去吗?!妈妈就在旁边辩护:不怪你爸爸,我自己要去的,是我要去的!
  蚂蚁岛,初相见,它就是我的一段心疼。
  2 又重逢
  第二次去是和同事们一起去“扶贫”。这是一项有人情味的政府工程,我们单位在登步岛和蚂蚁岛都有结对扶贫的对象,一年两次的探访是其中定规。我去了两年,四趟。第一趟(2002年冬)去之前,我跟同行的同事们说:“蚂蚁岛,我去过的。”旧事旧景瞬间掠过心底。没想到,我进行的却是一次颠覆之旅。码头,是崭新的,船,是轻捷的快艇,冬日暖阳透过舷窗进来,人的脸,也都是光润可喜的。快艇春燕般滑翔着,半小时就到了。蚂蚁岛的码头也是新的,雪白墙壁的候船室,玻璃门塑钢椅,都是不沾灰尘的。这是蚂蚁岛吗?隔着七年的帷幕,我不停地撩起张望,我们那时等船的平房还在,屋檐也还是那个屋檐,但酸楚,已经平复了。爸妈现在正在自己的家里平安喜乐地过他们的日子。当年眼中的灰色,转为眼前的明媚所替代。
  等进了贫困户的家门,我不禁暗暗怀疑是不是乡里安排结对户时做了手脚。两层楼的小楼房,女主人体面的穿着,生活看上去应该过得还可以。登步岛的贫困户,就有点潦倒的意味,这里没有。大概,我的脸色没把这疑问藏住。陪我们去的乡政府官员解释说:“我们这里底子厚,比附近的小岛富裕,所以,贫困户只是相对的贫困,境况看起来还是不错的。”情况确实如此。因为她男人前些年死了,她一个人要供孩子上职校,生活就比人家困难了。我也心有戚戚。当年,就是我们三姐妹求学的费用让爸妈生活困窘啊。女主人笑着说:“快了,我的孩子马上可以毕业工作了,我也可以脱掉贫困户的帽子了!”她的话音,她的笑容,让我看到她的自尊。
  在舟山,曾经流传一句这样的话:小小蚂蚁赛苏联。说的就是蚂蚁岛当年因为实行渔业合作社创下了生活富裕的奇迹,这也就是乡政府官员所说的“底子厚”的由来。可惜当时急着要赶船班回本岛上的单位,没有时间探寻蚂蚁岛的往日辉煌。
  3 两次采风
  一直相信,只要心里真诚期待着,希望总会实现。有年初冬,市作协组织去蚂蚁岛采风,通知我一起去,日程安排了三四天,吃住都在渔家,为此,我简直兴高采烈。
  蚂蚁岛的辉煌历史,纪念馆里,一一都看了。1952年,舟山第一个渔业生产互助组在蚂蚁岛成立,人民公社的雏形由此产生。1958年9月,蚂蚁岛建立起全国渔区第一个人民公社——蚂蚁岛人民公社。蚂蚁岛成为全国农村艰苦创业的典范,是中国渔业战线的一面旗帜,“把蚂蚁岛人民公社红旗插遍全国渔区”的号召,让小小蚂蚁岛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名噪一时。刘少奇、李维汉、许世友等众多领导曾亲临视察。那首家喻户晓的《军港之夜》,就是军旅作家马金星在蚂蚁岛体验生活期间作的词。1982年初,长达30年的蚂蚁岛人民公社解体。蚂蚁人继承了老一辈“艰苦创业、敢啃骨头”的精神,根据本乡的资源状态,大力发展饭虾围捕、虾皮加工,现在已发展成为浙江省最大的虾皮市场,出产的虾皮以壳薄软透明、味道鲜美而远近闻名。多年来,蚂蚁岛一直致力于旅游生态岛的建设,现全岛森林覆盖率为46.4%,绿化面积达60%。岛上庭院绿化的花草树木,品种多达300种之多,空气清新,环境整洁,是一座名副其实的绿岛。
  当时,是往昔的英雄人物刘亚珠给我们讲解。老人家精瘦,腰背挺直,当年的英气还在眉间嘴角。在那个红色而蓬勃的时代,女人们是男人们坚实的后方,甚至,女人们就是男人们海上的战友,而刘亚珠,就是她们那一代的代表,代表着女人坚韧而大气的那一面。我总妄图透过历史窥探那时候实在的生活细节,我问老人:“你们怎么养孩子呢?都劳动了,谁来烧饭呢?”
  “都有集体啊,一家人一样。在幼儿园,有人养孩子,在食堂,有人烧饭。”
  这种模式,尤其大食堂,曾经集体在历史上隆重地出现过,最后的结局却没有蚂蚁岛那么美好,这是为什么呢?通过老人的片言只语,还有我那几日的观察,我看出点门道来了。蚂蚁人有个特点,那就是:心齐。
  那几日我们一行人住了三户渔家小楼,吃饭是集中在一家吃的,到了做饭时分,其余几家的主妇也过来,一点没有帮忙人的旁观状,个个都大方得如同在自家一般。
  蚂蚁岛小,才2.9平方公里,据说只是同济校园的一半大;而附近洋面宽阔,放眼所及,天水茫茫。也许,正是这样相对隔绝的环境,让岛上的人更加亲近;也正是这洋与岛的悬殊对比,让岛上的人更加心齐——当风浪来临时,大家都是同一条船上的人。
  茫茫尘世人海,人人皆是蚂蚁,回想自己一家人,也是这样同心协力,慢慢把生活转成亮色。从前,蚂蚁岛人同心协力,创造了人民公社的奇迹;如今,蚂蚁岛人怀着梦想,正在创造新的奇迹。
  (原载“学习强国”浙江学习平台)
原链接:  
  已推荐|889
标签:
关于舟山网(大海网)| 联系我们| 网站声明| 网站律师| 网站制作|

Copyright ©2019.舟山国际互联网大智彩票开户、舟山网络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 E-mail:web@zhoushan.cn 电话:0580-2828236

主办单位:中共舟山市委宣传部、舟山日报社、舟山广播电视总台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3120180012 新出网证(浙)字7号

大智彩票开户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AVSP:1110532号

document.write ('');